您的位置:一一小说 > 玄幻奇幻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惊闻

《重生家中宝》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惊闻

    田野:“您这才是刚好享福的年纪呢,我们还羡慕您呢。”

    田大队长媳妇:“光捡好听的说,你能羡慕我啥呀?”

    田野:“羡慕您有孙子,抱孙女了,我没有呢吧。”

    那可真是大实话,田大队长媳妇都没得反驳:“你还盼着你老呀。可别盼这个,我活到现在这个年岁才明白,我傻呀,盼着孩子大了,盼着孙子成群了,合着把我自己给盼老了。”

    田野:“那不得知足吗,您看我爸,我妈,您比比,您是不是够让人嫉妒的了。我爸那要是看到我现在这份日子,该高兴呀,哪怕能享一天福呢,是不是。”

    田野挺感怀的,田大兴真的没好命,不然她肯定把田大兴照顾好了:“我爸他没这个机会吧,更别说我妈了,她想要惦记我,估计现在看到我也不认识了,我就更不用说了,想她,都不知道她什么模样。”

    这话题引过来也不容易,老费劲了。

    田大队长媳妇:“你这丫头,说这个做什么呀,这么多年不都过来了吗。哎,要是比他们呀,我确实有福气了,现在的日子多好呀,那是我们那时候的人,想都不敢想的,地主老财家里日子都没有现在的好。”

    田野:“所以,您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田大队长媳妇:“说不过你,知足,知足,我这不是矫情了吗,岁数大了,惜命了,怕老,好日子没过够呢。”

    田大队长媳妇这就要开始忆往昔了,田野可不敢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又要跑题。

    田野一脸的好奇的凑过来:“哎,婶子,你见过我妈吗,长什么样呀。”

    田大队长媳妇认真的想想:“你妈跟你爸成亲的时候我看过,那真是顶顶好看的,不过这么多年了模样我也没记住多少。你妈那人呀,站在人群里面,很容易让人忽视她的,我要不是使劲的盯着她看,都没看出来怪好看的呢。”

    田野:“那敢情好,哪天咱们找个老师,给我妈画一幅小相,差不离的就成。”

    田大队长媳妇:“哎呦,那怕是不行,你说要是让我细说吧,我还真形容不出来你妈那模样的。”

    田野心下叹气,这是一个比自己活的还小心的人呢。

    田野:“我妈同我爸成亲,在生下我,那也很长时间呢吧,怎么好像村里没怎么听说过我妈呢。”

    田大队长媳妇:“你们家富裕,你爸有津贴,又不用女人出去做活。你妈都不怎么出屋的,有了你之后怕是连院子都不怎么出去了,没看到别人家都是栅栏,那时候就你家是高墙大院的吗,连咱们大队的仓库的院墙都没你家套的早。”

    田野:“那是咱们两家都有本事,您家那不也是院墙吗。我叔那也是有本事的。”

    田大队长媳妇:“那是,你叔呀,就这样好,人家有的,我家也得有,都能给我置办上。不过到底不如你家,你家那可是比我们早好几年呢。你妈见天的院子里面不出来的。不太接触村里人。”

    田野:“哎,婶子你说,那就没人知道我妈长什么样呀,我就拼凑不出来一张画像。”

    田大队长媳妇:“怕是不成,你妈呀,咳咳,过了那个年代了,我跟你说呀,不用看模样,就那做派看着就不是一般人,至少也得大家小姐。这要是放在过去,我是不敢说出来的,没准要批斗的。也难怪你爸护着的什么似的。”

    田野皱眉:“听您这么说我这成分还得变变,不说我妈是要饭的吗。”

    田大队长媳妇:“去,这就是现在不讲究这个了,你看婶子原来说过这话吗,咱们上岗村呀就这样好,人情厚,而且偏僻,那些人呀,基本上不去咱们那块的。太远了。再说了,看着像什么,你妈都是个要饭的出身,你这成分变不了,再说了还有你爸在呢吗。”

    田野有点急:“那到底是不是要饭过去的呀。”

    田大队长媳妇:“是呀,那不是落难要饭的吗,不过那做派我是看过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田野磨着后槽牙:“还能是天仙呀。”

    田大队长媳妇:“那肯定不是,你叔跟你爸走的近,我是去过你家的,虽然你妈低头,不怎么开口,可伸出来的那手,白净净的,指甲缝里都干干净净的,你不知道当时我都看呆了。用你们现在的话说,惭愧的慌,不敢在她面前伸手的。”

    跟着说道:“你知道我们家田花为啥那么懒吗?”

    田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有点进入不了状况:“为什么。”

    田大队长媳妇:“我当时就想了,我这手呀,这辈子都不用指着成人家那样了,我闺女的手,肯定得养的人家那样,看着多精致呀,女人就得那样。”

    跟着说道:“可等孩子大了才知道,干活的手,哪能保养成那个模样呀?”

    田野:“合着咱们家田花这个懒,还是我妈的错了。明明就是您惯着闺女惯出来的。”

    田大队长媳妇噗嗤就笑了:“哎,那不就一个闺女吗。你妈要活着呀,你肯定不会吃那么多苦。”

    田野:“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婶子呀,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想着给我爸妈修个墓立个碑什么的,我爸那照片都找到了,我妈的那是真的没有。这不是想着画个相吗。有个名字也成呀。”

    田大队长媳妇:“你可真是为难住我了,一个都没有。这么多年了,咱们村里都称呼你妈大兴家的。”

    田野:“那还真的就剩下一把骨头渣子了。”

    田大队长媳妇看看田野,那一双眼睛里面的东西太多了。就叹口气。什么都没说。

    田野这边这个着急呀。这咋还不开口了呢,连点感叹都没有了。

    田大队长媳妇:“人死如灯灭,想那么多做什么呀,剩下什么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你爸妈,心里有这个人就成了。照片呀,名字呀,不重要。”

    田野:“他们成亲,大队公社应该有记录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