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一小说 > 都市小说 > 直播出窍之菩提老祖 > 第二十一章 彼之珍宝、吾之草芥2

《直播出窍之菩提老祖》 第二十一章 彼之珍宝、吾之草芥2

    事情比唐申想象地要顺利,1000人左右的直播间里,朱洁手腕上大气、“醒目”的红色金刚菩提手串很快引起观众注意。

    看到弹幕,朱洁:“呀,我给忘了。”她摘下手串,放到一边。

    “是啊,盘了要1年多了,刷得好辛苦呢。”

    “嗯,不便宜,尺寸22的,买的时候要5000多呢。”

    “不要,我爸说女生不太适合盘手串,所以通常不在别人面前戴。”

    “很多女生都戴手串吗?我不知道啊。”

    “嘻嘻,谢谢小哥夸奖~”

    “卖?我才不卖呢,我刷得可辛苦了。”

    然后,一条私信弹了出来,朱洁看着屏幕上对方带的价格,胖妹捏紧自己的大腿肉,防止脸上露陷,“犹豫”了好半天,才道:“emmm……我要和我哥商量一下。

    哥~你过来。”

    就等在镜头外的唐申给朱洁比出大拇指,冷着脸适时走来,“不耐烦”道:“干嘛?”

    “卖手串?不卖!你自己盘着玩的,为什么要卖掉?”

    随后,私信再跳, ID“草上飞”给出的比原先价格高了2成。

    唐申“迟疑犹豫”,朱洁趁机道:“草上飞,要不你留个胖鹤,和我哥单聊吧。你和我聊也没用啊,我没有银行卡。”

    很快,唐申的胖鹤加上了草上飞。

    事情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直到唐申和草上飞谈到付款方式。

    现在的移动支付很普及,大妈出去买菜,打开手机向菜饭扫一下,一步搞定。但线上交易相当麻烦,唐申得知对方还没有胖鹤移动支付的信用额度认证,再问过,草上飞说他不是吴城人,甚至不在同省,唐申顿时郁闷。

    唐申不可能傻乎乎把金刚菩提手串寄给素不相识的草上飞,希望人家会乖乖货到付款。反之,草上飞也不会先付钱,再等唐申寄出,双方僵持一阵,交易只能告吹。

    放下手机缓了一会,唐申心道:“要不明天去文庙的门店里试试运气?”

    “哥,我和莹莹可以开播了吗?”这时,朱洁道。

    唐申看了看时间,已经一个小时了,英语老师返回客厅里,宣布下课,对梁莹客气道:“麻烦你了。”

    梁莹摇头:“不麻烦,我还得谢谢四两哥呢,确实很有用。”

    事实上,给别人讲解,也是一个自身加强学习的过程,甚至效果更好,国外大学几乎半数的PHD学生每学期都有授课任务,给本科的“小朋友”们上课。

    这些都是唐爸教给唐申的,家庭教育,往往比学校教育更重要,唐申在校时的好成绩,不是没有原因的。

    梁莹这个学生,唐申是一百个满意,因为根本不用他费心,哪个老师会对梁莹不满意?

    唐申笑道:“好了,朱洁等你呢。”

    梁莹点头。

    随后送走黄驰原,能帮的唐申已经帮过他了,至于这小子下周还能不能过来补课,就看他自己了。

    朱洁和梁莹在房间里直播唱歌,唐申盘着小核桃手串,想到刚才交易告吹,尤其对方明明是条大鱼,出价8700,偏偏不是吴城人,又没有胖鹤信用额度认证,他不郁闷才怪。

    唐申叹了口气,打开贴吧,再叹一口气……

    “哥,你进来,又有人来私信了。”

    市场这个东西谁也说不准,精心设计制造出来商品可能亏的倾家荡产血本无归,反之哪怕是家里一块扔床底下不知道多少年的算盘,假如刚好有人需要,也能卖得出去。

    彼之珍宝、吾之草芥。

    唐申加上今天第二个胖鹤,懒得浪费时间浪费感情,开门见山道:“是不是吴城人?只接受当面交易。”

    ID陆陆大顺:“可以啊,等下你有时间吗?我们当面谈。”

    唐申眼睛一亮。

    吃完晚饭,唐申出门前往观前街约定地点见面。本来朱洁也想去,被唐申断然拒绝,小仙女的形象要是崩塌,人还会买他的手串?

    “没良心!”胖妹噘嘴跺脚。

    稍后来到观前街金鹰国际地下停车场,唐申发送胖鹤寻问对方位置,一辆蓝色SUV车门打开,走下3个大汉……

    …………

    转天,周日中午,姑苏人家酒店

    “小蒋,来,就喝这一杯,我女朋友那天不懂事,今天给你道歉。

    潇潇,你先干了!”包厢饭桌上,陆承谦道。

    那天副驾驶上,名叫潇潇的妹子举杯一口闷。

    蒋泰白撇了撇胖嘴,拿起酒杯意思了一下,见状,陆承谦笑,主动起身夹菜:“来,小蒋,吃菜吃菜~”

    饭桌上几乎都是陆承谦和潇潇在寻找话题,杨繁闷头吃菜,蒋泰白拿着肘子啃得满脸油腻,间或应上两句。

    他来吃饭已经给足了陆承谦面子。

    菜过五味,陆承谦站起,从女朋友包里拿出一个装裱精致的红木文玩盒,递给蒋泰白。

    蒋泰白放下筷子,打开文玩盒,意外道:“哟?”

    陆承谦:“小蒋,这串还可以吧?昨天刚收的。

    哈哈,你不知道,昨天那小子跟我狮子大开口,开价1万5,我带了2个哥们去,车门拉开,往他面前一站,那小子当时就怂了。最后我8500收了下来。”

    蒋泰白看向文玩盒里的大金刚菩提手串,盘功不错,至少下了一年苦工夫,品相还算可以,尺寸、肉度都能入精品的门槛,白茬估计在3000到4000上下,就是裂痕太多,入手超过2000就算被药了。 2000的成本价,哪怕盘得再认真,也就1年的样子,了不起翻3倍,顶多6、7000, 8500已经买贵了。

    这种不足5位数的手串,蒋泰白还真不怎么上心,将文玩盒放回桌上。

    蒋胖子准备继续啃他的肘子,陆承谦走了过来,打开手机:“小蒋,陆哥我送的礼怎么可能马虎?你自己看看,这是我昨天录下的直播。”

    “小酒窝长睫毛,迷人的无可救药……”伴随甜美歌声传出,蒋泰白目光瞬间凝滞在“小仙女”脸上,小酒窝长睫毛这5个字在他脑海里盘桓不去。

    见蒋泰白这模样,陆承谦嘴里跑起了火车:“怎么样?不错吧?我看这女生直播有一段时间了,每次开播手串都戴在手上,知道你喜欢,我事先给了她2000块钱左右的打赏,她才肯摘下来。”

    “你刚不说是从一个男的手上买的?”蒋泰白道。

    陆承谦:“嗨!那是她哥,亲哥,我们看直播的人都知道。”

    闻言,蒋胖子重新拿起文玩盒,看去,鼻孔张开嗅了嗅,一副痴迷享受的表情:“嗯!果然不错,还有妹子的体香,可以可以,陆哥,这串我看起码值2万。

    谢了陆哥,手串我收下了,下次我请客~”

    稍后,酒足饭饱,蒋泰白和杨繁走出饭店。

    “老杨,咱们今天有小仙女的体香手串庇佑,天气又好,我有种十分强烈的预感,咱们今天一定能找到祥瑞!

    走~桃花坞就在附近,咱们去转转。”

    下午4点不到,两人轮流出窍, 7里桃花坞他们坚持搜寻了大半,不出意外,又一次铩羽而归。

    先前踌躇满志的蒋胖子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返回:“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发达啊。祥瑞呢?找一只祥瑞难道就这么难吗?”

    杨繁:“你别老想着找祥瑞,说了,咱们吴城的山门都没有祥瑞镇守,你就当锤炼自己的阳魂不行吗?”

    “锤炼阳魂有什么意思?妈蛋,一会回宿舍肯定又要头疼了,我这什么命啊~”

    与此同时,唐申、朱洁、以及也住在桃花坞附近公寓小区的梁莹回家,今天太阳有点大,梁莹戴着遮阳帽,朱洁则挺着一张胖脸,她不怕晒。

    兜里有钱的唐申按照和胖妹的约定,今天带她和梁莹出去浪了一下午,把想吃的吃了,想玩的都玩过一遍,心满意足回家。

    想起昨天晚上的“惊险”遭遇,唐申心下得意贱笑,爷们能屈能伸,他又是个莫得感情的骗子,他的开口价被3个膀大腰圆的大汉砍去一大半,但最后手串还是以8500的理想价格成交,算上今天胖妹和梁莹用去的,他手上还剩7700多,这样的月收入,唐申已经很满足了。

    “丁”字弄堂口,唐申正要顺着石阶走上,三人与两个喝醉酒,走路摇摇晃晃的年轻人错身而过。

    蒋泰白扫了一眼迎面走来,胖乎乎的“小仙女”,仿佛命运的交错,他压根没认出来,还抱怨道:“我这什么命啊~”

    刚没留意来人的唐申突然怔住,这声音他在视频里听过很多遍,转头看去,目光被胖子手上的一串樱桃红的大金刚菩提吸引过去,唐申亲手盘的手串,他怎么可能不认识?皱眉道:“怎么到他手上去了?”

    随即,抱怨的蒋胖子拿起手串放到鼻前深嗅一口,再蹭蹭自己胖脸:“哎,现在也只有小仙女的体香能慰藉我受伤的心灵了。”

    唐申顿时眼角抽抽,忙自我安慰道:“我是个艺术家,出卖的是我的作品,没有出卖我的身体。”

    再然后,唐申挑眉:“他们来这干嘛?难道……?”

    从“丁”字窄巷子走上,门口,朱洁胖脸被晒红扑扑的,乐道:“四两,下回还有生意,记得叫我,muhahaha,今天好痛快!”

    旁边梁莹难得向唐申开起了玩笑:“唐老师,也别忘了我。唐老师再见~”

    唐申冲两人挥手道别,回家拿上自拍杆,插上耳机,马上跑了出来。

    蒋泰白和杨繁既然出现在桃花坞,唐申觉得他们多半是来收妖的,而既然收妖,就一定会有溢散出来的阴气,唐申举着自拍杆,开启观自在,出了“丁”字巷子口,朝两人反方向快步找去。

    7里桃花坞,唐申腿长,一路快走,通过自拍杆上的手机左右寻找,不到半小时便走了大半。

    还没发现阴气,他继续向前。

    路过差不多50米外,一座布满爬山虎,不知道多少年风吹日晒的跨河小石桥,“喵~喵~喵~”一连串带着点虚弱的稚嫩猫叫传入唐申耳朵。

    “哪来的小猫?在河对岸?”唐申循着声音走上石桥,左右查看:“猫呢?”

    河对岸附近居民来往行走,唐申并没有看见猫,可耳朵里的猫叫声还在继续。

    站在桥上呆立片刻,唐申突然想起什么,举起自拍杆照去。

    对岸桥墩边,一只巴掌大,几乎半透明,但依然能看出纯黑色的小猫在向来往路人可怜喵叫,乞求着什么,可惜没人回应它。

    唐申看向手机屏幕里,眨了眨眼:“天猫?这是个什么妖怪?”

    不一会,桃花坞居民看到石桥上有个小伙似乎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对着桥墩道

    “你别跟着我,你一口就吃了我2000块钱,我可养不起你。你走开,别过来,你……讨厌……”英语老师唐申手机照向脚面,对趴在他脚面上抱腿喵喵叫的黑猫无奈道。

    彼之珍宝,吾之草芥。吾之砒霜,彼之甘露。何必执着,何苦强求。

    该来的总是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