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一小说 > 网游动漫 > 漫改游戏系统 > 第309章·弧线摇篮篇·时械神

《漫改游戏系统》 第309章·弧线摇篮篇·时械神

    ZONE的决斗盘上的三枚指示灯亮起了绿光,机械手咔嗒咔哒地伸长,将他的卡组最上方的一张卡抽取了出来,放置在了手牌专用区域。

    这代表着他的回合的开始。

    “在前场特殊召唤手牌上的【时械巫女】,攻击表示(攻·0)。”ZONE看了一眼手牌,说,“这张卡不能通常召唤。自己场上没有卡存在时,这张卡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

    这次被召唤出来的依旧是一个机械“稻草人”,不过它躯体粉红的色调,代表它是偏女性化的怪兽。

    同样地,它又是一个0攻击力,还敢攻击表示的怪兽,这代表着它很有可能也有陷阱性的怪兽效果。

    不过0攻击力的怪兽除了陷阱性的怪兽效果以外,还有可能是另外一些非常强力的怪兽效果。这个怪兽则是后者。

    ZONE说:“天使族怪兽的上级召唤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作为2个的数量解放。我将它解放,在前场上级召唤【时械神·扎菲恩】(天使族),攻击表示(攻·0)。”

    巫女被献祭,出现的是一个巨大的怪兽。它有着时钟般的机械躯体,可是又兼具机械的四肢,而中心的镜面里映照的是一张古怪扭曲的人脸。

    它的攻击力还是只有0,不过扶寇一点都不会小看它,因为从它基本属性的介绍中,就可以看出它不好惹——它是一个10星的天使族怪兽,与“三极神”竟然是同一个级别的。

    这应该就是ZONE的王牌怪兽了吧?

    就在扶寇猜测它是不是有什么强大的怪兽效果,能够自由地改变攻击力时,ZONE的举动就让他十分惊讶。

    “我用【时械神·扎菲恩】,对你进行直接攻击。”

    时械神的巨大笨重的双手触碰了空中的扶寇一下,可是由于是0攻击力,这与什么都没做一样。

    不过ZONE可不认为它什么都没做成。

    “发动场上的【时械神·扎菲恩】的怪兽效果:这张卡进行战斗的场合,可以将对手玩家场上所有魔法陷阱返回卡组洗切。”

    冰凉湿润的龙卷风将扶寇场上的3张魔法陷阱卡——包括地形魔法在内——全都卷了起来,它们像是纸飞机一样在空中滑翔,回到了扶寇的卡组中,扶寇的卡组开始自动洗牌。

    “发动手牌上的通常陷阱【魔术师的至言】:这张卡在自己的回合可以从手牌发动。这个回合返回手牌的卡每有1张,给予那个玩家300点伤害。因此给予你900点伤害。”

    3枚墨绿色的魔导光球冲向了扶寇,他只能用身躯来抵挡。他知道那3枚光球有“真实伤害”,因此用念力在自己的身躯上制造了一层护罩,勉强地承受了下来,不过他的手臂也好像被拳头锤了3拳一样。

    ZONE似乎没有更多的进攻手段,他在后场覆盖了2张卡,就结束了这一回合。

    回合使用权又来到了扶寇这边。他的场上空无一物,即使对方只有1个0攻击力的怪兽,他也要慎重地考虑是否进攻了,更何况对方的后场有2张魔法陷阱卡呢?

    不过抽卡阶段抽到的卡牌解决了他的这个问题,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手牌没有进攻的资本。

    “通常召唤【英雄血液·盲人预言者·忒瑞西阿斯】,攻击表示(攻·800)。”

    这个预言家是一个老人形象,他身穿灰袍,留着能够完全遮住嘴巴的白色长胡子,赤着脚,手持权杖,眼神深邃。

    “发动它的怪兽效果:这张卡召唤成功时,可以将对方墓地中的1个怪兽特殊召唤到自己场上,攻击·守备力变成0。我将你墓地中的【时械天使】特殊召唤到我的场上,攻击表示。”

    那个0攻击力的“稻草人”出现在了扶寇的场上。

    “然后,我用【英雄血液·盲人预言者·忒瑞西阿斯】攻击【时械神·扎菲恩】。”

    800的攻击力,足够破坏只有0攻击力的时械神了。

    但是,ZONE是不会让扶寇轻易如愿的:“这张卡不会被战斗破坏。这张卡表侧攻击表示时发生的对自己的战斗伤害全部变成0。”

    扶寇皱了皱眉头,没有过分在意。

    “手牌发动速攻魔法【忒勒玛科斯的天职】:指定自己场上表侧表示的1个怪兽除外。我将【英雄血液·盲人预言者·忒瑞西阿斯】除外。”

    预言家很快就消失在了场上。

    ZONE的回合。

    “发动场上的【时械神·扎菲恩】的怪兽效果:自己的准备阶段时,这张卡返回卡组。这张卡从场上离开时,自己抽卡直到手牌5张。”

    那个巨大的时械神怪兽,就这样消失在了场地上,不过却给ZONE带去了手牌总共5张卡的收益。

    不过扶寇还是很疑惑,10星的怪兽仅仅出场1次,就直接回到了卡组?很快,ZONE就为他释疑了。

    “发动场上的永续陷阱【虚无械·0】:自己场上没有怪兽存在时,可以从手牌无需解放上级召唤1个星级10以上的怪兽。自己场上的怪兽攻击力变为0。”

    在ZONE的场上,出现了一个黑暗的虫洞,一个光亮的圆环在虫洞下旋转着。

    星级10以上的怪兽?难道说,他的卡组里还有另外一张10星级的怪兽吗?扶寇惊诧地想。

    果然,ZONE又特殊召唤出了1个10星的怪兽,它从虫洞中出现,攻击表示,攻击力同样是0。

    它是【时械神·梅塔伊恩】,除了中心的镜面中展露的是另外一张扭曲的人脸以外,其他部分与上一个时械神很像。这就是同一个系列的怪兽的特点。

    扶寇不由地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难道ZONE的“时械神”卡组里,全都是这样的10星的怪兽吗?

    他有这样的念头是有一定的根据的:假设ZONE的卡组里只有2张10星怪兽,那么ZONE只有极少的几率能够一回合或者连续两回合抽到这2张卡。但是,如果ZONE的卡组的怪兽全都是10星怪兽,那么这个几率就非常大。

    “我用【时械神·梅塔伊恩】对你场上的【时械天使】进行攻击。”

    两个0攻击力的怪兽相撞,虽然躯体大小相差非常大,可以说一个是大象,一个是老鼠,但是它们的战斗愣是没有给双方的玩家带来一点的战斗伤害。

    而且,一般情况下,攻击力相当的怪兽进行战斗,除了特殊因素外,两者都会被战斗破坏。然而如果双方都是0攻击力,那么双方怪兽都不会因为这次战斗而被战斗破坏。

    这时,ZONE说:“这张卡进行战斗的场合,战斗阶段结束时可以将对手玩家场上存在的所有怪兽卡返回持有者手牌。此时,返回手牌的卡每有1张,给予对手玩家300点伤害。”

    扶寇场上的【时械天使】呜咽一声,就回到了ZONE的手牌中,因为【时械天使】的持有权还在ZONE那儿。

    同时,扶寇又受到了300的效果伤害。

    “在后场覆盖1张卡,回合结束。”

    到了这里,扶寇又发觉了这套时械神卡组的另外一个特点。它似乎没有哪怕一张魔法卡。

    不管如何,扶寇都要开始自己的下一个回合。

    “发动墓地中的速攻魔法【忒勒玛科斯的天职】的效果:因为这张卡而被除外的怪兽,在自己的下一个回合的准备阶段特殊召唤到自己场上,并破坏对方场上存在的1个怪兽。”

    预言家再度回到了扶寇的场上,守备表示(守·500)。

    “我要破坏你场上的【时械神·梅塔伊恩】。”

    老人举起了权杖,这时,ZONE发话了。

    “发动场上的【时械神·梅塔伊恩】的怪兽效果:这张卡不会被效果破坏。”

    时械神亮起了神光,老人不得不放下权杖。

    扶寇又皱起了眉头。

    先是不会被战斗破坏,战斗伤害也变成0,现在又是不会被效果破坏……如果这只是单个时械神的效果,那还好,如果整个系列的怪兽都具有这样的效果,他就会面临很麻烦的局面了。

    不过,目前他还是有一套紧急的应对的方案的,只是没有那么明显。

    “发动场上的【英雄血液·盲人预言者·忒瑞西阿斯】的怪兽效果:这张卡召唤成功时,可以将对方墓地中的1个怪兽特殊召唤到自己场上,攻击·守备力变成0。”

    他顿了顿,说:“我将你墓地中的【时械巫女】特殊召唤到自己场上,守备表示(守·0)。”

    女性化的“稻草人”出现在了扶寇的场上。由于是守备表示,它全身都变成了蓝色,这有助于让玩家识别场上的怪兽的攻守变化。

    “覆盖1张卡,我的回合结束。”

    ZONE在这时说:“你应该对我的卡组稍微有一些头绪了吧?不过你最好别着急下结论,让我们在这座城市灭亡之际,享受最后的时光。我总是很珍惜这种时光。”

    ZONE的语调非常荒谬地出现了似乎是真实的叹息与哀婉,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为这座城市付出了一切的英雄一样,尽管扶寇知道他不是,可这并不能阻止他扮演这个角色。

    “发动【时械神·梅塔伊恩】的怪兽效果:自己的准备阶段时,这张卡返回卡组。接着,我要从手牌中特殊召唤【时械神·拉兹恩】,攻击表示(攻·0)。”

    第三个时械神登场,这再次印证了扶寇的想法。不过,他不想再让ZONE这么顺利下去了。

    “发动场上的反击陷阱【阿尔刻提斯的死亡之爱】:对方将怪兽召唤·特殊召唤·反转召唤时才能发动,那个怪兽召唤无效并破坏。”扶寇说。

    死亡的爱意让时械神陨落了。

    时械神还没有召唤成功,所以它不会被效果破坏的怪兽效果将不会发动,这就是扶寇的应对方案——既然无法在场上解决这个怪兽,那么就让它无法上场。

    ZONE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不得不说……你做得还是很不错的,不过,这还不够,远远不够……我要发动场上的永续陷阱【虚无械·00】。”他叹了一口气。

    原本的圆环虫洞被取代,变成了双圆环的虫洞。

    “这张卡通过将自己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虚无械·0】送入墓地发动。可以特殊召唤手牌上星级10以上的怪兽。自己场上怪兽的攻击力变为0。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名字带有【时械神】的怪兽可以存在1个以上。”

    ZONE的机械手将两枚手牌扔出,放置在决斗盘上。

    “特殊召唤【时械神·卡米恩】和【时械神·米奇恩】,攻击表示(攻·0)。”

    新的两个时械神登场。

    不过,这却给了扶寇另外一个信息。

    为什么ZONE要特意将【虚无械·0】送去墓地,发动【虚无械·00】?

    如果他不是为了准备扶寇目前猜不到的事情,那么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为了增加【虚无械·0】所没有的效果而发动了【虚无械·00】。

    答案很明显了,【虚无械·00】唯一与【虚无械·0】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多了一条“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名字带有【时械神】的怪兽可以存在1个以上”。

    这是否意味着……没有【虚无械·00】的时械神在场上只能存在1个?

    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得到答案。

    ZONE不出意外地让两个时械神先后攻击,并且发动了它们的效果。它们都不会被战斗破坏,也不会让ZONE承受战斗伤害,这又印证了扶寇的想法。

    “【时械神·卡米恩】的怪兽效果是:这张卡进行战斗的场合,可以将对手玩家场上所有怪兽返回卡组洗切。这个效果返回的怪兽每有1只,给予对手玩家500基本分伤害。”

    扶寇需要返回卡组的有2个怪兽,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ZONE的,他不得不承受1000基本分伤害。这样一来,他的基本分就只剩下1800了,而ZONE的基本分还稳稳地在4000。

    “【时械神·米奇恩】的怪兽效果是:这张卡进行战斗的场合,伤害计算后对手基本分减半。”

    这样的怪兽效果,让扶寇的基本分只剩下900了,岌岌可危。

    “回合结束。”ZONE说。

    现在看来,时械神的卡组的确不需要魔法卡,如果不是需要【虚无械】那样的陷阱卡,也许这套卡组就只需要怪兽卡了。

    扶寇在他的回合说:“发动墓地中的反击陷阱【阿尔刻提斯的死亡之爱】的效果:因为这张卡而被破坏的怪兽,会在被破坏的下一个回合,特殊召唤到自己的场上。”

    “我将【时械神·拉兹恩】特殊召唤到我的场上,攻击表示(攻·0)。”

    扶寇的这套反击方式屡试不爽。

    “聪明。”ZONE评价说,“你知道我们在针对同调召唤,于是你对付我们时就很少使用同调。你知道我的时械神的效果之后,马上就想到了用它来对付我是完全可行的。”

    “不。”扶寇摇了摇头。“只是你太小看了这个时代的人。你觉得你领先了我们这么多年,决斗就能够轻轻松松地赢下我们吗?”

    ZONE不说话了。

    扶寇看清楚了【时械神·拉兹恩】的怪兽效果,确认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之后,才开始这个回合。

    “我用【时械神·拉兹恩】攻击你场上的【时械神·米奇恩】。发动它的怪兽效果:这张卡进行战斗的场合,可以将对手玩家场上存在的所有怪兽和墓地中的所有卡返回卡组洗切。对手玩家在抽卡阶段抽卡时,给予对手1000伤害。”

    不过【时械神·米奇恩】的怪兽效果也发动了,这让扶寇的基本分降低到只有450,不过这也比被另外一个时械神的效果扣减到只剩400的要好。

    也有更好的消息,ZONE场上的时械神都回到了卡组。

    “覆盖1张卡,我的回合结束。”扶寇说。

    在ZONE的回合,他终于被削减了1000基本分,不过他不急不躁,只是像是完成自己工作一样地认真地继续着。

    他们的决斗在继续,艾露莎他们的决斗也一样,这座城市也仍在混乱中,有人想要逃走,有人想要进来,有人想要藏起来……简直就和之前的日常生活没有什么不同。

    动漫《日常》里表达了这样的一个观点:我们度过的每一个日常,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